不是人

不犹豫,不动情——直到遇见你。

【全职高手】【周叶】直到遇见你 ch14

Ch14

 

叶修关掉花洒,未完全流干的热水沿着他的脸,一滴一滴往下,砸在浴室地板上,发出微不可闻的嘀嗒声。

他很少会在洗澡的时候思考事情,但今天发生的事让他想了又想,洗澡时间也比往常多了许多。对于周泽楷的突然现身,在一瞬间惊讶过后,从心底翻腾上来的,是自己都有些不敢承认的,喜悦与安心。

一直告诉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但不管怎么自我宽慰,始终不及亲眼见到对方安然无恙来得高兴。在这点上,叶修也和普通人一样,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一回事。

最开始就否定小孩是周泽楷,也许是因为他潜意识不能相信,那孩子还会回来找他。却又隐隐约约希望,这就是周泽楷,所以才把人带回来。这份矛盾又纠结的心情让叶修觉得异常陌生。

但他整体是高兴的。这没什么好不承认的。

叶修笑着擦了擦头发。

他觉得小孩子状态的周泽楷比青年状态好对付多了,至少小孩子不能动不动就抱着他啃啃咬咬,就算是撒娇,小孩子亲亲总比青年索吻来得正常,大家也不会见怪。话是这么说,当初面对青年周泽楷的时候,他好像也并没有在意过路人的感受……

叶修想了会儿,觉得就算现在的小孩子周泽楷突然长大成青年来和他亲近,他也不会怎么拒绝的样子。

太过宠溺了吧。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着——小心宠过界了。

 

※※※

 

周泽楷早早被姑娘们捉去洗澡了,穿上陈果给买的企鹅睡衣就呆在叶修房间里不出来,一副早睡早起好孩子的模样。想到叶修晚睡的不良习惯,充满爱心的陈果本来是想把小朋友带走,奈何周泽楷抱着叶修的枕头窝在门口不动。陈果她们一来拉他,就露出一张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脸蛋,泪眼汪汪的表情对心软的姑娘们可谓攻击力十足。

最后还是一直站在自己房门旁看热闹的叶修被催去洗澡,好让小朋友能早点休息。

周泽楷抱着枕头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大字型躺着看天花板。

他其实想和叶修一起洗澡。

就像以前一样,抱着洗澡,可舒服了。叶修不见日光的皮肤白白的,软软的,像当年吃过的麻糬。

不对,还是嘴巴比较像。周泽楷想着,舔了舔嘴巴,突然特别想吃草莓味的麻糬,没有的话,也许叶修的嘴巴可以当代替品。

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直到门口出现一丝属于沐雨橙风的灵气。

苏沐橙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他。

小孩立刻身形一动,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以最快速度站到了距离苏沐橙最远的墙角处。

“周泽楷?还是希望我跟叶修哥一样叫你小周?”苏沐橙看出周泽楷的紧张,一边走进来一边轻笑着,在踏入房间的时候手一挥,房门便关上了,一道细微的灵气墙将里面与外面隔绝。

她坐到床边,手掌拍了拍身边的床褥,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对杵在角落的周泽楷示意道:“干嘛这么紧张,我都没拆穿你。过来,让姐姐仔细看看。”

周泽楷知道苏沐橙对他没恶意。神兽如果想对你不利,才不会是这样温柔的模样。

他就是有点别扭。之前见到她就戒备起来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苏沐橙知道他是怎么变成小孩状态的,而不是叶修他们想的被诅咒或者失去了玄兽灵气。

成年期的玄兽和神兽都能选择化人形态。苏沐橙成年后一直维持青春靓丽的外表,没有变过小孩子,所以叶修也不知道他们化人形态是能够自主变幻的。

周泽楷有些心虚。

小孩子形态的确很占便宜,叶修看起来也很喜欢他的小孩子形态,每次要抱抱叶修都不会拒绝,亲亲也不会拒绝。就是蓝玄鲸同志好像忘记了,当年他以青年形态做这些事的时候,实际上叶修也没有拒绝过他。

只不过变成小孩子其实是带点欺骗性质的。

神兽和玄兽成年期化人,初始就是能展示最佳属性的青年状态,如果要变小或者变老就会对其灵气造成一定影响,以此来适应第一次元的除灵界。比如选择变小的周泽楷,就是压制了所有玄兽灵气才能维持小孩模样。

而这些,苏沐橙在一见到他时就发现了。

周泽楷动作缓慢,很不情愿地挪到了苏沐橙身边,苏沐橙一把抓住他小小的手腕。

“神枪手?火系和水系,两种相克的灵气,有魄力。”苏沐橙称赞道,看向周泽楷的眼神也愈发有深意,“选择小孩形态倒是看不出来你原本的魄力啊。”

周泽楷本体的水系灵气融合了他除灵师血统觉醒的火系灵气,这样相克的双灵气会加剧成年期蜕变的痛苦,但只要融合成功就会使两方灵气各自加强,其攻击和防御力也会提升到可怕的地步。苏沐橙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会选择火系,只觉得面前的玄兽有着比她预想厉害很多的行动力、控制力和忍耐力。

好一尾深不可测的蓝玄鲸。

苏沐橙一直以来奉行的原则都是“看对方有多喜欢叶修”,对叶修好的人她就喜欢,对叶修差的人她就厌恶,厌恶的直接反应就是举起吞日瞄准。基本上她是整个除灵界都知晓的温柔女神,待人如沐春风,那是因为大部分能入她眼的除灵师对叶修都挺好的,就连被称为叶修十年宿敌的韩文清也不例外。虽然好些顶级除灵师和叶修一见面就打起来,但苏沐橙能分辨得出他们对叶修的感情,说是神兽的敏锐度也好女性的第六感也好,她就是看得出。

所以即使她一眼就看出周泽楷在扮小朋友,也没有拆穿他。

这个蓝玄鲸喜欢叶修的程度,深得都让她不由得想笑。

“……为什么?”

周泽楷在沉默了好久以后,回望枪炮师。

他不太能理解苏沐橙为什么不拆穿他,设身处地想了想,如果他是苏沐橙,面对一个特意变小来接近叶修的玄兽,一定会先来几发格林机枪再说。

“因为我是好心人啊。”苏沐橙笑了笑,她想到了兴欣协会那边被叶修细心收藏在抽屉里的东西。

许多人都觉得叶修大大咧咧,对身外物毫不在意,不管是冠军戒指也好除灵界的赞誉也好,他都不会怎么去管,比如那几个戒指就是早些年苏沐橙帮他收起来的。

而他会收着周泽楷有关的事物,这本来就是个讯号。

平时不在乎身外物的人,一旦在乎起来,哪怕是毫不起眼的变化,最熟悉叶修的苏沐橙都能立刻察觉出来。虽然叶修从未向她提起,她也没有去问,但两年前轰动除灵界的蓝玄鲸事件,她也有所耳闻,直至周泽楷再现,她将一切串联起来便明瞭了。

这两人分明是互相喜欢着。

就是看起来和心意相通有点距离。

“放心,我这么好人,不会拆穿你的。”苏沐橙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我还真有点好奇,你怎么会选择变成小孩子?”

变成小孩不会很不方便么?对于周泽楷想做的事来说。苏沐橙始终有些八卦天性,这会趁叶修不在,觉得也许能问出来。

周泽楷垂下眼眸,明明是一贯不符合现在外表的冷静声音,苏沐橙却听出了丁点委屈,“他……喜欢年纪小的……”

苏沐橙很不合时宜地噗一声笑了出来。

周泽楷抬起脸非常疑惑地看她,不晓得自己说的话哪里好笑。

“我说周小朋友,是不是没人教过你人类世界的常识啊……”苏沐橙想控制住笑意,明显失败了,“年纪也不用小到这个程度吧哈哈……”

有人教,在轮回。周泽楷想了想,没有说出来。

苏沐橙后半句话让他陷入了迷茫,这个年纪的小孩如果乖巧伶俐是最惹人喜欢的,再小一点的幼儿状态就太让人费心。他不想让叶修费心,只想让叶修喜欢自己。

苏沐橙眼珠一转,她改变主意了,叶修对感情迟钝,这个周泽楷脑洞又开得与常人有些偏差,她决定帮他们一把。

“小孩子的身体做不了很多事情。”她笑得富有深意,“我相信叶修哥也不会介意你长大一点的。”

周泽楷在苏沐橙说前半句话的时候就跳了起来。

不是因为第一枪炮师在那一刻撤下了沐雨橙风的灵气墙,而是因为他即使压抑住所有玄兽灵气,对于君莫笑灵气的感应依旧敏感非常。

叶修站在自己房门前,他装作什么也没听到那样扭开门把,朝苏沐橙笑道:“你们两个偷偷联络感情也得看看地方啊,我房间可不是个好选择。”

周泽楷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

叶修绝对听到了什么,而他听到了多少,从他的反应来看,周泽楷猜不出来。

周泽楷能感应君莫笑在哪里,如果没有沐雨橙风灵气的干扰,他在叶修一洗完澡回来就能感觉得到。苏沐橙笑嘻嘻地站起来,心里想着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对僵直的周泽楷说了句“加油”才走到叶修身边,小小声地也对叶修说:“叶修哥你也加油。”

加哪门子油啊?

叶修有些好笑地看她,因为沐雨橙风的阻隔他其实听不到他们之前在说什么,但最后那句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苏沐橙故意让他听见,就说明那句话别有深意。他没有就这两人的私聊发表什么意见,苏沐橙离开后,叶修很自然地关门,坐到电脑桌前,打开了兴欣的对战系统。

没有看周泽楷一眼。

小孩僵硬的身体似乎变得更加不能动。

两人都没说话,一时之间房间里就只剩下叶修敲打键盘的声音。

周泽楷是蓝玄鲸,天生能在水里呼吸,他从没有过窒息的感觉。这间不大的房间逐渐沉默,仿佛抽走了他所能呼吸的空气,难受得他肺部有些生疼。

也许疼的是里面被包围着的心脏。

叶修停止了敲键盘,右手拉着鼠标,点着屏幕上的影像,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体往后靠着椅背。就那么一个空当,周泽楷箭步疾飞冲了过去,堪堪撞在叶修怀里。

小孩的身子骨虽然不硬,但这个速度,还是撞得没有防备的叶修倒抽口气。

“叶修……”周泽楷闷闷地说着,“不要……不理我……”

胸口的棉T恤有一点湿意。

叶修看着怀里小孩的发旋儿,半是无奈又半是心疼。理智告诉他应该冷一下周泽楷,但身体却好像不受控制那样把人抱到了腿上。

真的糟糕了。

叶修朝电脑屏幕眨眼,可惜电脑不能回答他:哦叶修,你要倒大霉了。

联想到苏沐橙早些时候说的话,叶修大概能确定,周泽楷变成小孩模样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也许这就是他们神兽和玄兽才有的特殊技能,所以苏沐橙才会跟他说“他没事”。两个小家伙不谋而合地瞒着他不说,叶修虽然不觉得生气,可也不想就这么让他们玩下去,也不想让这个扮可怜的蓝玄鲸太开心。

他有点闹别扭了。

他居然会和一个玄兽闹别扭。

叶修猛地回过神,轻笑了一声。

有什么原本他不明白,或者刻意不去想明白的情愫缠绕着胸腔,好像因为这一笑把里面的空气都笑出去了,让他有点难受,又不仅仅是难受。

这一整天,他都在想周泽楷的事情。

在想对方是否中了诅咒,是否受制于人,是否遭受折磨,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就各种能想到的情况作出了应对方法。除灵界常见的咒术他都了解,也许还需要一些比较偏门的咒术,他甚至已经想好要怎么和第一术士喻文州交流以获取情报。

结果周泽楷是自己变小的,不受外力影响。

在知晓真相的那刻起,叶修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满身心的欢欣与被欺瞒的难过交织在一起,这种混乱又矛盾的心情让他头疼,那就干脆不理呆愣的周泽楷,以工作来忘情,继续研究一枪穿云去。

只是周泽楷的眼泪打破他毫无意义的自我保护。

叶修知道,那是两年前驻扎在他心里几乎要发芽的种子,在今天终于破开了层层迷雾,露出了它原来的模样。

这份感情早就不只是怜惜了。

是喜欢,是爱,才能让人悲喜难分。

周泽楷抬起脸,眼眶红红的,他听到叶修的笑声就想凑上去亲亲,还没碰到就被叶修一个手心挡着了。

“我还没生完气,不准亲。”叶修捂住周泽楷的嘴巴,硬起心肠去看对方蓄满泪水的双眼,“卖萌也没用,坦白从宽。”

叶修放下手,就这样环抱着周泽楷。

周泽楷最终还是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叶修看着他的脸有些随意地想,也许蓝玄鲸有个技能,能随心所欲控制泪水,才能在将哭不哭的时候把眼泪收回去。反正他司水之力,泪水也是水。

就在叶修以为这家伙又要变回小哑巴的时候,周泽楷磕磕碰碰地开口了。

说了两年前他引发了那场海啸后的去向。在各类玄兽里蓝玄鲸的成长期并不算太长,特别是第二次元的时间和第一次元差别很大,这也是除灵师在人类世界能随意开启第二次元结界而不用担心造成人群哗然的原因。即使他们在第二次元过去许久,只要在同个地方离开第二次元,在第一次元的人看来,时间都仿佛没有走动过。

周泽楷成长得越快,想起的事情就越多,包括本能知晓的次元连接口。他原本一生都在寻找回家的路,直到遇见了叶修。

对周泽楷来说,他有了另一个意义上的“家”。

但那时他还不够强大,只会给叶修带来麻烦。周泽楷在急速成长后回到了第二次元,在那里度过了成年期蜕变,回到和当初离开时相去甚远的第一次元,光荣地迷路了。然后误打误撞认识了轮回的人。

叶修听到轮回就想起了什么,他轻轻掰过周泽楷的脸让对方看电脑屏幕,那上面是罗辑还原的一枪穿云录像,虽然脸还是看不清,但武器已经细化出来了。

“小周你告诉我,这个一枪穿云不会是你吧?”

周泽楷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他震惊地看向叶修,这是他刚回第一次元追踪到海妖群的画面,他看不穿叶修此刻的神情是什么意思,只好轻轻嗯了一声。

叶修仰天长叹。

就知道一枪穿云不好对付,没想到居然是周泽楷。

神枪手灵气挺适合他的,叶修居然有种孩子在不知不觉间突然长大的错觉,还长得过于大了。

看来周泽楷回来以后和轮回相处挺好,这都作为轮回的秘密王牌参加学院挑战赛了。叶修嘴角微扬,他对怀里的小孩说:“小周你这是打算在我这呆多久啊?”

周泽楷闻言抱紧叶修的脖子。

他决定如果叶修要赶他走,他就在兴欣附近徘徊等候,总能等到叶修消气。

“在兴欣这可不能白住,你也看到啦,兴欣这么穷还要养多一个你的话必须要收点住宿费才行,住宿费就用一枪穿云当陪练吧。”叶修微笑着把扒着他脖子的周泽楷放下,让对方站到自己面前,“我知道你能变回大人模样,变回去当陪练,我就不跟你计较你耍我的事。”

这对周泽楷来说是个挺大的诱惑,叶修不生他的气=可以亲=和以前一样亲密。他手抓着睡衣下摆搓了搓,咬着唇轻声辩解道:“不是……耍……”

这款企鹅睡衣可爱得有点过分,叶修看着周泽楷,突然又觉得还是长大的他好些,至少大人样子的话,每当他一卖萌,自己就可以随便揍一揍。

“我想看看你长大的样子,小周。”

叶修就坐在那儿,脸上带着轻松又自然的笑,那样的笑容周泽楷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与叶修重遇到现在,叶修对他即使是笑也带着无奈,还有深藏的忧心。他突然想明白了。

变成小孩子出现在叶修面前的他并不能带来欢喜,因为叶修会为他担心,为他紧张,为他去寻找恢复的办法,他早该想明白的。

如果想要获得爱,就应该用最真诚、最纯粹的模样,去追求,去渴望。

真心需要真心来换。

周泽楷抓住衣角的双手一掀,动作很快地把睡衣脱了。叶修眨了眨眼,安静地看着面前这个浑身光溜溜,却被一层淡蓝色微光包裹着的小孩。只见对方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骨节逐渐粗大,修长的四肢开始重新伸展,孩童的脸慢慢变得成熟。就好像在观看自然纪录片里用特快镜头拍摄的画面,仿佛一眨眼间,水汽聚成了云层,幼苗长成了森林,遥远的流星落到了叶修面前,微光褪去后的青年有着时间未改的俊美容颜。

一枪穿云的灵气充盈着这个空间,如同在与空间的主人君莫笑起舞。

周泽楷恢复了所有的灵气,气势逼人地把叶修压在椅子上。说不上是谁先捉住了谁,又是谁的唇先碰上了谁,等叶修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吻得难分难解,彼此的呼吸都融在了一起。周泽楷甚至还得寸进尺地把膝盖顶在了他双腿之间,这让叶修脑海敲响了警钟。他推了推高大的青年,也让自己缓口气。

“还是小一点的你好……”好歹力气没那么大。叶修微微喘着气念叨着,周泽楷的吻技和以前没什么差别,仍是一股小年轻兴冲冲的蛮劲,啃得他嘴唇都有些发肿。

当然他自己的吻技也不怎么样,周泽楷嘴唇也被他亲得红红的。

周泽楷被推开,又听到叶修这句小唠叨,瞬间就觉得委屈了,他就知道叶修喜欢年纪小的。

“你果然……喜欢年纪小的……”

周泽楷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眼里湿漉漉的,明明是压制人的那一方却显得万般可怜。听到青年的话,叶修像被锤子敲了下,脑洞也开了起来。

“小周你变成小孩子,不会是以为我喜欢年纪小的吧?”

周泽楷没回答,但控诉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叶修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越想越觉得好笑,回忆像闪光灯一样插入,他想起当初让周泽楷误会的情景,这孩子那时候还是常识为零的小蓝玄鲸,怎么就把那句戏言记得这么牢,还信以为真。

这可真是,太可爱了。

叶修笑着,胸口有些发软,他知道那是因为某种名为喜欢的情愫在发酵,在填充他缺失这种感情很多年的心脏,都快要溢出来了。

于是他伸出手,抚摸着周泽楷微皱的眉头,一下又一下。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心跳随着叶修的动作而时有时无。叶修动作很温柔,温柔得像是用羽毛在撩拨,不知道是在撩拨他,还是在撩拨叶修自己。

他很想抓住那双好看的手,想亲吻对方精致如玉的指尖。

在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叶修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很轻,好像只是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那样。

“不是喜欢年纪小的,我是喜欢你啊。”





TBC



#谢谢前面留言的小伙伴……怂货lo主不敢回复(抖)谢谢你们喜欢TvT也炒鸡感谢还有在看这篇文的小伙伴TvT

评论(38)

热度(316)